臺灣的酢漿草以及變種-處理學名真的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自從某日突然發現我碩士論文裡頭所有的臺灣鐵杉(Tsuga chinensis var. formosana)學名都拼錯之後,對於學名的處理就很小心。畢竟全部拼錯而且進了資料庫真是丟臉。最近在確認山酢漿草時,發現 Oxalis acetocella subsp. griffithii 和 Oxalis acetosella subsp. griffithii 兩種不同的拼法,因為前年去捷克的時候有特別注意到歐洲的白花酢漿草(Oxalis acetosella),但擱著就忘記追溯到底是不是一樣還是同物異名。查一下臺灣植物誌第一版和第二版,都是 Oxalis acetocella L.,用 google 大神查臺灣的網頁總共有500多筆「Oxalis acetocella 」,但是查「Oxalis acetosella」只有 115 筆。於是我就去查 Tropicos 的資料,原來 Oxalis acetosella 才是正確的學名。

Continue reading “臺灣的酢漿草以及變種-處理學名真的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廣告

[HOWTO] Aitoff 投影法繪製上次最大冰河期及現今陸域

因為對面的鍾叔叔想發一篇山薰香(Oreomyrrhis sp.)生物地理分布的文章,問我能不能繪製現在陸域套疊冰河期地圖,可以明顯呈現新幾內亞和澳洲在冰期是相連結的,所以我就繪出底下這張圖:

因為對面的鍾叔叔想發一篇山薰香(Oreomyrrhis sp.)生物地理分布的文章,問我能不能繪製現在陸域套疊冰河期地圖,可以明顯呈現新幾內亞和澳洲在冰期是相連結的,所以我就繪出底下這張圖:

Continue reading “[HOWTO] Aitoff 投影法繪製上次最大冰河期及現今陸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