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也要苦學生

從五年五百億縮水之後,助教薪資被砍,碩博士生助理也被砍。共體時艱我倒是覺得無可厚非,但苦不到上面的大頭們,苦的都是學生,繼學生助理無法支領出差費用之後,系上網管助理薪水似乎不是被砍掉,就是調降薪水。

更誇張的是,台大謀求所謂「躋身世界百大」,跟清國「自強運動」似乎也沒什麼兩樣,船堅炮利嘛,十年前的台大和現在的台大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很多工程,這些工程大部分就是蓋大樓。財團為了「回(ㄐㄧㄢˇ)饋(ㄇㄧㄢˇ)母(ㄋㄚˋ)校(ㄕㄨㄟˋ)」,x理館、明x館、萬x館、霖x館就來了,怎不見這些財團花個「幾億」買期刊、買書、蓋平價宿舍、支助學生研究、教學補助等(請看圖書館學術期刊訂購經費捐款清單,都是小額小額各個校友的募捐,那些財團大老闆都不見了),因為這些基礎的軟體建設看不到啊,買期刊不若雄偉大樓上所鑄的命名值錢。最近全新全力投注在研究和寫期刊論文上,好多的書圖書館沒有,又一定要讀,怎麼辦?跟老闆問能不能幫忙買,或者是自己買。如果這些大老闆賺大錢願意「回饋母校」的話,可不可以考慮花個幾千萬買書和買期刊啊,這些都是累積的知識資本,足夠讓有心想研究的學生、教授不用靠關係、透過朋友、或是自己購買到這些知識資本。所以我和研究室的學弟妹都在開玩笑,大家一起來買彩券,如果中了威力彩,我們來捐錢蓋大樓好不好,我們可以蠻橫的指定蓋在博x館上面嗎?要不然花個兩億來買書好了,一定可以買到爽!但是買了,圖書館一定放不下,圖書館設計太爛了,才蓋沒多久空間就不夠用了,又是個外表好看的裝飾品 XD。 Continue reading “苦也要苦學生"

廣告

這是一個研究生辛酸的歷程

在 p1 ntu 版上突然有感而發寫的。
——-

說到這個,讓我回憶起一段不算久之前的往事。

很感恩啊,念了台大之後變得抗壓性很強,對各種噪音、外來干擾、跳電停電之類的耐受力也愈來愈強了!像是吃了金柯拉一樣,外面吵鬧八拉拉,不管多吵都能做研究!(雖然考試沒有考一百分啦。)
感謝這些大大小小的工程,從我大二還是大三開始就陸續展開了森林館周圍是很「高」等級的試驗場所,我想大概去年挖下水道保健中心整修,每年的 xx 季,xx 活動, 情侶分手吵架, 莫名工程,尤其挖下水道搞的比媽祖遶境還要熱鬧啊。我想比火影忍者的試驗還要嚴苛,我在想,每個研究生心底都有一個查克拉。
Continue reading “這是一個研究生辛酸的歷程"

寫作

科學生涯中,寫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有什麼新想法、實驗結果或是批判都要透過正式「寫作」的文章來呈現,告訴大家。最近準備投期刊文章,寫了好一陣子卻停滯不前。不是偷懶,而是一堆雜事干擾。從小到大,我是很喜歡寫字、寫文章,看我們漢字多美啊!但現在什麼都是用英文,paper 用英文,報告也都是要英文,上課也是英文上課,畢業的門檻就是 sci 點數,也都是英文寫作。但是我英文實在很普通,說不上用字典雅,詞達往往都只是我的標準,看來期刊經典文章還是要多看,偷偷學一下英/美國他們怎麼寫的。

寫的時候除了資料整理有點亂之外,植群社會的形象、生育地描述真的需要許多源自對野外的想像,中文我就可以寫華麗辭藻(雖然有些違背科學寫作原則),但英文寫來寫去就是那幾個字眼:steep, wet, wide, … , etc.
看來我需要更加強我的英文寫作和閱讀能力。前幾天知道學校有開基礎英文寫作和學術英文寫作課程之後,我想下學期應該來修這幾門課程,好好磨練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