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期刊資料庫

看到學校即將要停訂眾多資料庫,失望的事情除了以後可能找資料更困難(尤其是JSTOR,這麼重要的期刊存檔資料庫,竟然沒有替代的方案?) ,另外就是對學校經費運用上的問題感到悲哀,教育部和臺大校方一定會推來推去的(臺大希望教育部補助,而教育部希望臺大自行運用經費)。

頂尖大學都只是喊喊而已,期刊資料庫是研究中很重要的知識資本,怎麼可以說停就停呢?

悲哀啊,臺大已經是全國資源最豐富的學校了,若這些資料庫真的消失,我想臺大校方應該汗顏…

踹共!經費是怎麼用的!

延伸閱讀:

失落的資料庫
台大圖書資料庫,缺錢恐停用

廣告

psql 卡住了…

1. DBMS 環境:

psql (PostgreSQL) 8.3.3
contains support for command-line editing

2. 想法:

Table 1 (其中,~ 為一些欄位,除了 ba 之外,所有欄位都有資料)

mapno tsuga ba
——-+ ~ +—–+—————–
bigint int double precision

Table 2

mapno ba
——-+ ~ +—————–+
bigint double precision

我想做的事情是,如果 Table 1 中 tsuga 的欄位是某個特定值,例如說 1 好了
就把 Table 2 中的 ba 值進行 log 計算後複製到 Table 1 中的 ba 欄位

Continue reading “psql 卡住了…"

[閒聊]高山土壤和植物歧異度

前一陣子去捷克參加歐洲植群研討會的時候,我觀察到歐洲的生態學者,到每一個樣區調查時,都會仔細觀察土壤的類型、成份,因為土壤也是影響植物分佈和植群組成一個重要的因子。這次和學長上山,順道去合歡山看一下高山的植物。剛好有土壤和植物歧異度的例子可以拿來討論。

Yushania niitakayamensis
圖一、玉山箭竹與碎石坡
圖一是合歡山莊旁邊的草坡,仔細看玉山箭竹(Yushania niitakayamensis)和碎石坡邊緣,箭竹底下的土壤深度比旁邊的碎石坡來得厚,因為箭竹有地下莖需要較深的土壤,所以在高山土壤較厚的地方,往往玉山箭竹都是優勢,其他植物很難生長,除了一些耐陰性的植物以外。

帶是土壤厚度較薄的地方,例如圖一箭竹旁的碎石坡,因為玉山箭竹無法生長,所以像是一個避難所,讓其他的高山植物能夠生長,例如常見的玉山抱莖籟蕭(Anaphalis morrionicola, Asteraceae)、尼泊爾籟蕭(Anaphalis nepalensis, Asteraceae)、玉山金梅(Potentilla leuconota var. morrisonicola, Rosaceae)、高山薔薇(Rosa transmorrisenensis, Rosaceae) 等物種,甚至會有一些針葉樹的小苗,例如刺柏(Juniperus formosana, Cupressaceae)、鐵杉(Tsuga chinensis var. formosana, Pinaceae)等。如圖二的碎石坡。不過我沒有仔細去找一些文獻,應該要來收集一下文獻資料,然後找一下看有沒有土壤的環境因子和樣區資料來做植群分析,客觀去判定歧異度的高低,以上都只是主觀的認定 😛

碎石坡
碎石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