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地理] 索諾然荒漠 — 下加利福尼亞中央荒漠(1)

「在濃霧籠罩這片山林的清晨,車沿山巔繞行,直到霧散穿越過這片荒漠,遍地見福桂花與巨型仙人掌散布在這黃土畫布之上…」

第一次到墨西哥,就是深入這片荒漠,由北到南數百公里的里程,看著地景慢慢從地中海氣候的硬葉灌叢(sclerophyllous shrub)轉變成以荒漠為主佐雜奇異柱狀福桂花Fourquieria columnaris (Kellogg) Kellogg ex Curran; 福桂花科)與巨型仙人掌的景象。

        從下加利福尼亞半島北邊的艾森納達(Ensenada)往南,大部分的區域都是屬於荒漠*1。世界上的荒漠面積總和超過三分之一的陸域面積。回憶一下以前中學學過的地理,荒漠可以分為熱荒漠(hot desert)以及寒漠(cold desert)。熱荒漠是亞熱帶迴歸線經過的乾燥氣候區域,例如北非的撒哈拉(Sahara)沙漠、中東的阿拉伯沙漠等、寒漠則是像智利的巴塔哥尼亞(Patagonia)高原寒漠、南極大陸寒漠等。

繼續閱讀 “[植物地理] 索諾然荒漠 — 下加利福尼亞中央荒漠(1)"

思念

逡巡於原野之中
在三月流蘇盛開的仲春
苦楝與紫藤揭開淡紫的序幕
想念著你

於是來到高山
四月杜鵑的絢麗
旂旎於山徑綠波之間
掛念著你

盼著想望流浪到北方小島
吹著海風,望著遠方
拌著海桐淡淡清香
細縷煙絲慢慢散在花崗岩築地之間
思念著你

Posted in

酪梨酪梨,為什麼你不結果(2)

上一篇文章「酪梨酪梨,為什麼你不結果?」已經簡單介紹了樟科植物雌雄異熟利用不同花期錯開防止自花授粉的機制,接下來我們來看 1920 年代初期加州種植酪梨的經驗。

       Nirody (1922) 在加州酪梨協會1921–1922年度報告中寫了一篇  「酪梨育種調查」的研究,他零零總總列出許多不同酪梨品系(varieties; 在這邊我暫且翻譯為「品系」)的特性、結實率、栽培優缺點等,其中 Nirody 提出一個很重要的觀察,就是不同品系開花時間不同,而且相同品系開花時間是完全相同的,也不太會受到天氣變化影響。Nirody 觀察了一個月做出初步的結論:不同品系開花時間會錯開,例如Puebla早晨六點開花、Taft八點開花、Waldin 則是九點等。除了開花時間錯開以外,他還觀察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這些品系也會在相同的時間把它們的花藥「遮起來」(Nirody 稱之“pollen shedding",因為那時候還沒有發明「雄花期」和「雌花期」名詞,這個現象就是「雌花期」階段),所以如果要確保酪梨產量,他建議把不同品系的酪梨間隔種植,就會有比較好的結實率和收成。 繼續閱讀 “酪梨酪梨,為什麼你不結果(2)"

酪梨酪梨,為什麼你不結果?

最近又到了酪梨(avocado; Persea americana)的產季(每年七月中旬開始到九月底左右),酪梨牛奶(加布丁更美味!)堪稱仲夏最具有飽足感的飲品、酪梨豆腐配上日式醬汁更是美味的餐前開胃菜。關於酪梨的食譜、或是營養價值的文章在網路垂手可得,這就不再多提。我想從植物學的角度出發,來談談酪梨,從樟科防止自花授粉(self-pollination)開始談起。 繼續閱讀 “酪梨酪梨,為什麼你不結果?"

臺灣的酢漿草以及變種-處理學名真的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自從某日突然發現我碩士論文裡頭所有的臺灣鐵杉(Tsuga chinensis var. formosana)學名都拼錯之後,對於學名的處理就很小心。畢竟全部拼錯而且進了資料庫真是丟臉。最近在確認山酢漿草時,發現 Oxalis acetocella subsp. griffithii 和 Oxalis acetosella subsp. griffithii 兩種不同的拼法,因為前年去捷克的時候有特別注意到歐洲的白花酢漿草(Oxalis acetosella),但擱著就忘記追溯到底是不是一樣還是同物異名。查一下臺灣植物誌第一版和第二版,都是 Oxalis acetocella L.,用 google 大神查臺灣的網頁總共有500多筆「Oxalis acetocella 」,但是查「Oxalis acetosella」只有 115 筆。於是我就去查 Tropicos 的資料,原來 Oxalis acetosella 才是正確的學名。

繼續閱讀 “臺灣的酢漿草以及變種-處理學名真的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消失的期刊資料庫

看到學校即將要停訂眾多資料庫,失望的事情除了以後可能找資料更困難(尤其是JSTOR,這麼重要的期刊存檔資料庫,竟然沒有替代的方案?) ,另外就是對學校經費運用上的問題感到悲哀,教育部和臺大校方一定會推來推去的(臺大希望教育部補助,而教育部希望臺大自行運用經費)。

頂尖大學都只是喊喊而已,期刊資料庫是研究中很重要的知識資本,怎麼可以說停就停呢?

悲哀啊,臺大已經是全國資源最豐富的學校了,若這些資料庫真的消失,我想臺大校方應該汗顏…

踹共!經費是怎麼用的!

延伸閱讀:

失落的資料庫
台大圖書資料庫,缺錢恐停用

苦也要苦學生

從五年五百億縮水之後,助教薪資被砍,碩博士生助理也被砍。共體時艱我倒是覺得無可厚非,但苦不到上面的大頭們,苦的都是學生,繼學生助理無法支領出差費用之後,系上網管助理薪水似乎不是被砍掉,就是調降薪水。

更誇張的是,台大謀求所謂「躋身世界百大」,跟清國「自強運動」似乎也沒什麼兩樣,船堅炮利嘛,十年前的台大和現在的台大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很多工程,這些工程大部分就是蓋大樓。財團為了「回(ㄐㄧㄢˇ)饋(ㄇㄧㄢˇ)母(ㄋㄚˋ)校(ㄕㄨㄟˋ)」,x理館、明x館、萬x館、霖x館就來了,怎不見這些財團花個「幾億」買期刊、買書、蓋平價宿舍、支助學生研究、教學補助等(請看圖書館學術期刊訂購經費捐款清單,都是小額小額各個校友的募捐,那些財團大老闆都不見了),因為這些基礎的軟體建設看不到啊,買期刊不若雄偉大樓上所鑄的命名值錢。最近全新全力投注在研究和寫期刊論文上,好多的書圖書館沒有,又一定要讀,怎麼辦?跟老闆問能不能幫忙買,或者是自己買。如果這些大老闆賺大錢願意「回饋母校」的話,可不可以考慮花個幾千萬買書和買期刊啊,這些都是累積的知識資本,足夠讓有心想研究的學生、教授不用靠關係、透過朋友、或是自己購買到這些知識資本。所以我和研究室的學弟妹都在開玩笑,大家一起來買彩券,如果中了威力彩,我們來捐錢蓋大樓好不好,我們可以蠻橫的指定蓋在博x館上面嗎?要不然花個兩億來買書好了,一定可以買到爽!但是買了,圖書館一定放不下,圖書館設計太爛了,才蓋沒多久空間就不夠用了,又是個外表好看的裝飾品 XD。 繼續閱讀 “苦也要苦學生"

植群分類的命名

物種分類的規則其實就是襲自林奈,也是早期自然歷史(natural history)的傳統之一,既然要命名就會有一堆啦哩啦紮的條款。最近我在命名新的植群型,碰到一些物種在命名上的問題,看了一下法規,順便整理敘述如下,以後才比較不會忘記:

1. 表達階層的命名 (第三章第11條)

植群的分類也是跟植物的分類一樣都是階層式的,物種的分類是大家所熟悉的界、門、綱、目、科、屬、種,植群的分類則有不同的派別,唯一需要拉丁文來命名的就是 Braun-Blanquet 的系統,命名的依據是根據國際植群命名法規(Weber et al. 2000),並且只適用在植相分類的系統,一般我們常見的以氣候帶或形象的分類系統則不適用(例如暖溫帶常綠闊葉林、上部山地常綠闊葉林等) 其階層如下表:

分類階層 (Braun-Blanquet) 漢名 日名 結尾
Association 群叢 群集(ぐんしゅう)* etum
Alliance 群團 群団(グンダン) ion
Order 群集 オーダー(群目) etalia
Class 群級(群綱) クラス(群綱) etea
Subassociation 亞群叢 亜群集 etosum
Suballiance 亞群團 亜群団 enion
Suborder 亞群集 亜群目 enalia
Subclass 亞群級 亜群綱 enea

*早期的日文文獻還是會稱呼為群叢(ぐんそう)

繼續閱讀 “植群分類的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