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禾本科虎尾草屬(Chloris Sw.)植物區別

虎尾草屬(Chloris Sw.),拉丁學名來自於希臘文的 khloros,意指黃綠色,屬於禾本科畫眉草亞科。虎尾草屬的植物為世界廣泛分布的物種,從熱帶、副熱帶一直到溫帶都有,但大多數都在熱帶及副熱帶區域,例如臺灣、中國、墨西哥、貝里斯等地。臺灣其實很常見,像是荒地或巷弄牆邊常見的孟仁草(Chloris barbata,圖1中 C)。

Continue reading “臺灣禾本科虎尾草屬(Chloris Sw.)植物區別"

廣告

臺東真的沒有扁柏分布嗎 (2)?

“To do science is to search for repeated patterns, not simply to accumulate facts, and to do the science of geographical ecology is to search for patterns of plant and animal life that can be put on a map"

Robert H. MacArthur, in Geographical Ecology — patterns in the distribution of species

上一篇沒預料到會產生一些波瀾,新聞記者及一些鄉民只在乎一個肯定或否定的是非二元論答案,硬要拿我寫的文章來斷定台東有無扁柏分布,我只能說「There is no spoon」去驗證臺灣扁柏是否有在台東分布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聊一下物種的分布及資料上如何驗證。在此我也跟楊老師致歉,我應該要把文章講清楚一些。

關於物種的分布這回事,先謝謝陳育賢的回應和註記,但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分布現象(當然漂流木是另外一回事)和限制的環境因子?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描述性的文獻僅能做參考用(像是柳榗1966,1960年代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的森林資源調查文獻等),若使用物種分布模型的結果來解釋,台東雖然是有部分點位有中低度機率分布,但不表示實際上真的有分布,請特別要注意的是:物種分布模型的結果只是「潛在分布機率」,並不代表實際上有出現,舉個例子來說,我曾經使用臺灣山毛櫸(Fagus hayatae)的實際分布點位做分析,去預測其分布在東亞的機率,結果除了臺灣東北部具有高機率值分布外,韓國的濟州島(Jeju island)和日本的屋久島(Yakushima island)也有較高機率值的潛在分布,但從歷史及標本紀錄來看,這兩個島沒有臺灣山毛櫸分布,但是為什麼潛在分布的機率值這麼高?諸如此類的問題其實非常多。我在那次研討會的推論(其實只算是猜測),是因為濟州島和屋久島的都是雨量較多,又有類似臺灣的雲霧帶森林,和臺灣山毛櫸分布的地方環境或氣候很類似,所以使用物種分布模型預測會有這樣的結果。但為什麼產在中國的兩個變種巴山水青崗和浙江水青崗卻也在相對雨量比臺灣少很多的四川、浙江、安徽一帶也有生長呢?是不是臺灣水青崗的生態棲位(ecological niche)比較廣,但實際分布卻受到歷史(冰河)、競爭、播遷產生現在的間斷分布?有興趣的人可在讀 Jane Elith et al (2009) 寫的一篇文章 [2]

回到紅檜扁柏的分布,因為有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的資料指出有扁柏,但是植群圖調查點位沒有,這對我來說滿疑惑的(我有跟著植群計劃調查過,對物種辨識結果的信賴度還滿高的)。到底這些分布在南界的點位是否為真?所以我才使用植群計劃的物種記錄點位做測試,隨機取樣 90% 做模式訓練,10% 做 cross-validation,重複 100 次取平均值。接下來拿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的資料做非統計上的驗證(也就是拿記錄到臺灣扁柏的點位套在潛在機率分布圖),除去屏東高雄邊界的分布,在臺東卑南溪上游(也就是卑南主山、玉留山、尖石山、呂里山、白松山圍繞這一帶)有一些較低機率值的潛在分布,而這邊也有一點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的扁柏記錄(圖號及樣區編號為 95192120, 179),每木調查資料中有臺灣扁柏也有臺灣紅檜,所以我覺得倒是滿有可能的,因為大武山屏東臺東交界在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中也是有臺灣扁柏的記錄。但仍有些不確定性,例如我自己做過許多野外調查,有時候也會發現辨識錯誤(像是相近的香楠(Machilus zuihoensis)和紅楠(M. thunbergii)、菲律賓榕(Ficus ampelas)和澀葉榕(F. irisana))或手殘記錄有誤,這些只能靠後續分析資料在資料整理及野外經驗來輔助判斷。因為我不知道臺灣扁柏和紅檜他們分布界線的分界,所以單就資料只能做出這樣的推論:臺東曾有臺灣扁柏的歷史紀錄,但近年來的資料顯示則無,但物種分布模型預測指出臺東有較低的潛在分布機率值。至於為什麼有這樣的 pattern ? 為什麼以前有出現的紀錄現在附近的點位沒記錄到此物種?則需要進一步調查及分析(當然鄉民們可能只對前面臺東有無扁柏有興趣,但我是對後面比較有興趣啦)。

延伸閱讀:

[1] MacArthur, R. H. (1972). Geographical Ecology—patterns in the distribution of specie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 Elith, J., & Leathwick, J. R. (2009). Species Distribution Models: Ecological Explanation and Prediction Across Space and Time. Annual Review of Ecology, Evolution and Systematics, 40(1), 677–697. doi:10.1146/annurev.ecolsys.110308.120159

Posted in 未分類

臺東真的沒有扁柏分布嗎?

「物種的分布」在生物地理學或生態學一直都是熱門的議題,包括為什麼如此分布(例如全有些植物的分布是東亞北美間斷分布,像是這次提到的紅檜屬(Chamaecyparis sp.)植物、檫樹(Sasafrass sp.))、空間分布上的特性(偏好分布在山頂稜線或是溪谷地)和特殊環境的關聯性(分布在火災後之跡地、溼地埤塘、鹽分高的棲地等)。靜宜大學楊國禎教授在公視有話好說[1]節目提到就他個人所知,臺灣扁柏(Chamaecyparis obtusa var. formosana)是分布在臺灣北部,「不可能」出現於臺東。但真的如此嗎?就我個人的野外經驗來說,的確臺灣扁柏在臺灣的分布是比較傾向於北部至中部中海拔山區的,但物種的分布除非地毯式每個地方都踏遍,否則很難說什麼地方一定沒有什麼物種(當然一些侷限性分布的稀有物種有可能只出現在某些特定的環境)。從文獻上來看,臺灣植物誌第二版也提到絕大多數臺灣扁柏都是分布在臺灣的中北部:

“The species is found in Japan, the variety is endemic to Taiwan, in northern and central parts of the island mostly at altitudes of 1,300–2,800 meters, forming pure stands or mixed with Chamaecyparis formosensis at lower elevations."

來看採集的標本記錄,臺灣植物誌第二版的引證標本為佐佐木舜一、E. H. Wilson、高木村等人在臺北、宜蘭、臺中、嘉義阿里山一帶採集的紀錄

TAIPEI: Suzuki 11755. ILAN: Taipingshan, Suzuki 254, Wilson 10179. TAICHUNG: Anmashan, Liu et al. s. n. 1957. CHIAYI: Mt. Alishan, Kao 3277, Wilson 9765.

接下來找一下標本館的標本資料,因為臺大植物標本館(TAI)歷史悠久而且館藏數量豐富,所以寫個蜘蛛機器人爬一下「臺灣植物資訊整合查詢系統」(主要是 TAI 的館藏)的已建檔掃描標本的地點記錄,總共有 58 筆,其中採集點分屬的各縣市數量統計如下(筆數 縣市):

1 花蓮
1 高雄
2 台北
2 苗栗
3 南投
7 新竹
12 台中
14 嘉義
16 宜蘭

最南邊的縣市就是高雄,所以 TAI 的資料也證實了沒有來自臺東的採集標本。但這樣我們就能斬釘截鐵地說「臺東沒有扁柏」了嗎?錯!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截至目前所收集到的資訊只能支持目前文獻及標本未有來自臺東的臺灣扁柏分布資料,並不代表臺東就絕對沒有臺灣扁柏。通常植物分類學者採集都是沿著山徑或是過去文獻有可能出現的物種點位附近調查記錄並採集,所以可能會出現某些熱門採集點有大量的標本,從這點來看我們也只能猜測會不會是臺東扁柏分布的地方目前沒有採集記錄?或是在臺東扁柏分布的地點較不容易到達呢?因此我想從林務局的臺灣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及國家植群多樣性及製圖計畫這兩個國家型的調查中抽取資料,看會不會有臺灣扁柏分布在臺東的資料。因為這兩個計畫分別具有 3996 及 3564 個地面調查樣點,尤其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的取樣方法是每隔三公里系統取樣,所以即便是一般人不常走的山區,調查隊也必須設立樣區並調查。

下圖一是臺灣紅檜的分布,圖二則是臺灣扁柏的分布,圖二有幾個點是分布在臺東(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的資料),所以臺東是「有可能」具有臺灣扁柏的分布,為什麼我會說「有可能」呢?因為這是 1990 年代的調查資料,有可能當時調查到的樹已經被山老鼠砍了也說不定 XD,另外一種可能性是物種鑑定錯誤,所以要確認還是得實際到當初所設立的永久樣區複查。

臺灣紅檜的分布
圖一、臺灣紅檜的分布
圖二、臺灣扁柏的分布
圖二、臺灣扁柏的分布

最後,我使用國家植群多樣性及製圖計畫的點位,透過物種分布模型(species distribution model,本例為 maximum entropy principal)繪製臺灣扁柏在全臺潛在分布的機率圖(圖三),雖然沒有臺東的點位,但模型在臺東卻有較低機率的分布(約 0.3)。透過上述幾個不同的資料來源及分析,雖然我不曾在臺東山區實際看過,但我認為臺東有可能有臺灣扁柏的分布,你覺得呢?

圖三、臺灣扁柏使用物種分布模型製作的潛在機率分布圖
圖三、臺灣扁柏使用物種分布模型製作的潛在機率分布圖

參考文獻及引證網站:
[1] 楊國禎談內湖漂流木疑點:扁柏不可能在台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KxFIEI9LFI&app=desktop)

[2] 臺灣植物誌關於臺灣扁柏的描述 http://tai2.ntu.edu.tw/ebook/ebookpage.php?book=Fl.%20Taiwan%202nd%20edit.&volume=1&list=2324#

[3] 臺灣植物資源整合查詢系統 http://tai2.ntu.edu.tw

Posted in 未分類

俄國遠東之旅(三)波波夫島

Popov_island
圖一、波波夫島位置圖,在穆拉維耶夫半島西南邊,靠阿穆爾灣 (圖資:Google Maps)

(這是草稿,還在修改中)

D4 2012/09/25 波波夫島 Mid Excursion

通常研討會的傳統在第三天都有短程一日往返的野外參訪(field excursion),這次的野外參訪是市中心以南大約 20 km 的波波夫島(Popov Island; остров Попова)。先簡單介紹一下波波夫島,這座島的名字是為了紀念帝俄時代的海軍大將 Popov (Andrei Alexandrovich Popova; Андрея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а Попова),從周邊環境來看,距離東北邊的勒富島(Russky island; Остров Русский)大約 500 公尺,面積 12.4 平方公里,我覺得島的形狀像個牛乳房,南邊的半島像是滴下來的一滴牛奶,走在最窄的地方可以看到兩邊港灣的地景,地形是平地和低矮的丘陵地,最高點是 158 公尺,全島森林覆蓋面積應該有超過 70 %(肉眼估計)。島上只有兩個村落,一個是西邊的波波夫村(Popov),也是西灣(West bay; Бухта Западная)港口的所在地,搭船來都會在這裡停靠上島。另外一個是東邊的史塔克村(Stark),與勒富島隔著史塔克海峽相望。波波夫島的人口非常少,整座島的居民只有 1300 多人,不過暑假的時候會有滿多人來波波夫島度假,島上有些露營地、小木屋等設施(俄國人真的很喜歡那種度假小屋(俄文叫做 дача)和露營,聽俄文老師說俄國人通常都會有兩個房子,一個是在城市的房子,另外一個就是在度假區的小屋)。

Ostrov_Popova
圖二、波波夫島 (底圖來源:http://mapс.yandex.ru)

俄國在 1978 年 3 月時為了保護海洋及沿岸的生態,建立了俄國第一個海洋保留區,地點設在於遠東地區彼得大帝灣及日本海沿岸一帶,總面積約為 643 平方公里,依照地理位置分成東西南北四個自然保留區,自然保留區除了在海上範圍外,在靠沿岸陸域 500 m 內都是自然保留區的範圍。上一段提到波波夫島南邊的半島,也是屬於俄國遠東海洋自然保護區的其中一個分區,隸屬於俄國科學院遠東分支(Дальневосточное отделение Российской академии наук, ДВО РАН)。這次我們很幸運能夠拜訪兩個分區,波波夫島是北分區,之後長天數的參訪會去加茂夫半島的東分區。而波波夫半島的保留區只有2.16平方公里。

俄國遠東海洋自然保留區圖
俄國遠東海洋自然保留區圖

09:10 海參崴港口  —>  10:50波波夫島

上岸閒晃

        早上船的速度還滿快的,大概一小時40分鐘左右就即將靠岸,快靠岸時從海上迅速看了一下遠方的植被,大概都是落葉闊葉樹,這裡處於北溫帶,落葉闊葉林的物種很多,但不外乎都是殼斗科櫟屬(Quercus)、樺木科(Betulaceae)、木犀科梣屬(Carpinus)、榆科(Ulmaceae)等,常見的物種有蒙古櫟(Quercus mongolica), 千金榆(Carpinus cordata),  榛木(Corylus heterophylla), 大葉梣(又名花曲柳, Fraxinus rhynchophylla Hance)等。有許多物種在濱海邊疆區這一帶是其地理分布的北界,像是千金榆分布從中國東北、日本本州、北海道,北韓等地一直到俄國遠東,這裡就只有海參崴附近才有分布;另外一種樺木科的賽黑樺(Betula schmidtii)的北界則是更南邊,在濱海邊疆區只侷限在西南角。

        因為會中野外參訪的時間很短,沒辦法很仔細看物種,只能看個大概。不過臺灣缺少溫帶落葉闊葉林帶,剛好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感受一下落葉森林(之後會後的野外參訪還會有更長的時間在溫帶落葉闊葉林北界附近走走)。

dao-44241
圖三、遠觀波波夫島的植被,時屆秋季,蒙古櫟(Quercus mongolica)的葉子開始慢慢變黃褐色,小圖為放大照

樺木科千金榆屬(Carpinus)在台灣只有三種,分布在中海拔約 800–2,000 m ,通常在開闊的崩塌地形可以看到,但這邊好多千金榆,隨便走都可以在路旁碰到。千金榆的葉型真的很好看,平行的側脈加上鋸齒緣,非常工整美麗。

dao-44260 Carpinus cordata
圖四、千金榆(Carpinus cordata; Betulaceae 樺木科)
dao-44261 Carpinus cordata
圖五、千金榆(Carpinus cordata; Betulaceae 樺木科)

木犀科梣屬(Fraxinus)也是溫帶落葉闊葉林的重要木本植物,臺灣只有兩種(臺灣梣(F. insularis)及光蠟樹(F. griffithii)),俄國遠東地區有兩種,一種就是大葉白蠟樹(Fraxinus rhynchophylla),其分布範圍從中國東北到海參崴北邊一帶(北界大約接近雙城子(Уссурийск)和阿爾謝尼耶夫(Арсеньев)),另外一種是水曲柳(Fraxinus分布比較廣泛,一直到阿穆爾河下游都有。

dao-44266 Fraxinus rhynchophylla
圖六、大葉白蠟樹(Fraxinus rhynchophylla; Oleaceae 木犀科,別名花曲柳),在海參崴的市區行道樹也有許多花曲柳,跟臺灣的臺灣梣(F.  insularis)或是光蠟樹(F. griffithii)比起來葉子真的很大,(它是一回羽狀複葉)小葉大概將近 10 cm

海濱的植群與植物

我們登陸波波夫島後,預計先到自然保留區內的以冷溫帶落葉闊葉林參訪(圖七),主要是蒙古櫟佔優勢的森林。在森林邊緣與海岸有許多草本植物正在開花,雖然在大太陽下,但溫度十分剛好,迎著阿穆爾灣及日本海的風,從西邊一直坐車往南行,遠遠看藍色的海閃耀著波光混著青草的味道,感覺有種馬祖的味道(馬祖也是有許多溫帶植物的)。保留區位在最南邊,包含一個小半島,連接的頸部位置很狹窄大概只有五十公尺左右吧,有點像是連島沙洲的型態(可惜不是,要不然漲潮的還可以踩在海水裡!)。

dao-44320-9
圖七、波波夫島南方的自然保留區(由南朝北望)
dao-44268
圖八、自然保留區入口資訊牌

海邊都是一些中國東北、朝鮮半島、日本等常見的海濱植物,看起來就是耐鹽、耐風、耐旱的物種,像是藜科的灰綠藜(Chenopodium glaucum),菊科紫菀屬(Aster)、艾草(Artemisia),繖形科前胡屬的石防風(Peucedanum terebinthaceum),豆科的野火球(Trifolium lupinaster)、石竹(Dianthus chinense),禾本科的一堆不知名小草(狗尾草屬,狗牙根之類的,還有芒),還有景天科的玄海岩(Orostachys iwarenge),塔狀的花序十分有趣!聽到一旁的學者在討論外來種的議題,不知道這邊是不是也有很多外來種?海邊畢竟比較容易有一堆外來種的入侵。不過人數有點多,一下子大家就散掉各自跑去關注自己想看的東西了。

dao-44281
圖九、海邊草地的植群,趴在海濱草地曬太陽真不錯
dao-44274
圖十、某種紫菀(Aster),讓我想起馬祖秋冬盛開的華南狗娃花(Aster asa-grayi),整片淡紫色盛開好美哪
dao-44352
圖十一、龍膽(Gentiana scabra),這種龍膽比起臺灣的龍膽來說是巨無霸,臺灣的龍膽大部分都只有數公分高,這種龍膽大概有二三十公分高,花和拇指差不多大,藍紫色邊緣帶有一種褪色的渲染,我非常喜歡這種藍紫色!
dao-44292
圖十二、石防風(Peucedanum terebinthaceum),臺灣有類似的種類是臺灣前胡(P. formosanum)、日本前胡(P. japonicum)、苗栗前胡(P. graveoles)等
dao-44498
圖十三、玄海岩(Orostachys iwarenge),這種花序好特別,像是寶塔一樣的形狀
dao-44480 Trifolium lupinaster
圖十四、野火球(Trifolium lupinaster),遠遠看以為是 Astragalus 屬,結果竟然是 Trifolium!

自然保留區內的蒙古櫟林

dao-44496
蒙古櫟林和草原的邊界,後面褐色的是蒙古櫟森林,前景是芒草為主的草原,有幾株松樹夾雜其間,再往北就會看到針闊葉混合林帶,在台灣林帶的分佈都是垂直,這邊可以看到水平的分帶,尤其在一片廣袤的平坦地形林帶分野看起來好清楚,第一次看到覺得好感動

溫帶的落葉闊葉林帶,這部份想留在後面加茂夫半島的時候再來仔細描述,逛這片森林的時候有點趕,因為還要吃午餐,就匆匆走一圈就出來了,幾張林下植物的照片:

dao-44453
蒙古櫟林
dao-44405  Aconitum stoloniferum
匍匐烏頭(Aconitum stoloniferum)
dao-44522 Aconitum albo-violaceum
雙色烏頭(Aconitum albo-violaceum),這種烏頭的顏色好好看,我好喜歡
dao-44548
森林底層的某種大戟(Euphorbia luconum?)

史前人類遺址博物館

看完森林,接下來參觀位於史塔克村的史前人類遺址博物館,位在島的東北方,這裡是滿通古斯語族的世居地,類似半穴居及高腳小屋的木造房子。裡頭擺有復原當初滿通古斯語族的一些食物(貝類)以及烹煮的鍋碗器具等。這一帶一直到西伯利亞的原住民都是屬於滿通古斯語族,這裡分支的滿族跟17世紀後的滿族不一樣,是屬於原始的女真族祖先。
dao-44627
dao-44663

dao-44620
滿-通古斯族人的廚房 XD
dao-44625
一些瓶罐

        在參觀這裡「原住民」的房子時,我們看到一幢奇怪的小屋,和一般居住或炊事的木屋不同的是,這棟房子有許多符號式的洞,同行的董博士因為對人類學也有涉獵,雖然不懂俄文,但他知道這是這裡滿-通古斯語族擺放死人的房子,可能是某種傳統的宗教儀式,因為之前每棟房子都有進去看看,這棟直覺上怪怪的,加上董博士說千萬不要進去(雖然是復原的,但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看了一下解說(嗯,其實還是不懂)。就在旁邊拍照而已。回來查了一下,原來真的是滿-通古斯語族人的殯儀館,族人稱之為 Keren (直接從俄文 Кэрэн 翻回來)。滿通古斯語族人快死之時,會放置在 Keren 內,裡頭已經準備好在死後世界所需之物品,放置的物品有死亡儀式的面具、木製圖騰、動物形狀的護身符以及薩滿(saman; сэвэн)巫師形象的圖騰。古代的通古斯族信奉薩滿教,巫師可以通靈,透過火與舞蹈獻祭與神靈溝通,進而可以預言、解夢等。我想屋子外的飛鳥圖騰可能也是薩滿巫師進行儀式的用品,但有三隻飛鳥圖騰朝內圍繞,另外三隻朝向東北方。我們一群人在這邊討論半天到底這代表了什麼意涵,後來結論就是可能三隻相同指向的鳥是祖靈所居之地吧!

dao-44628
滿通古斯語族的殯儀小屋 wikimapia 地圖: http://goo.gl/C9BdNK
dao-44657
滿通古斯語族的殯儀小屋 wikimapia 地圖: http://goo.gl/C9BdNK,這個符號讓我想到臺灣三角楓的葉子 0Дь
dao-44633
Keren 內部,有儀式性的面具、獸骨、動物狀的護身符等
dao-44655
這些鳥的圖騰朝向,到底有什麼指示呢

dao-44660

flickr 上的照片

http://www.flickr.com/photos/mutolisp/sets/72157638469462666

參考資料

Popov island:  http://ru.wikipedia.org/wiki/Остров_Попова
http://en.wikipedia.org/wiki/Andrei_Alexandrovich_Popov
http://ru.wikipedia.org/wiki/Дальневосточный_морской_заповедник
http://dvmarine.ru
http://www.plantarium.ru
http://zh.wikipedia.org/wiki/萨满教
http://old.botsad.ru/p_papers47.htm

俄國遠東之旅(二)啟程

dao-44181
D0 2013/09/21 (五)

從台灣出發的時候是九二一哪,下午一點半左右的大韓航空(韓航)KE692 13:25航班,因為韓航只需要轉機一次(首爾飛至海參崴),轉機的時間也不會太久,同一家航空公司,行李可以直接掛轉機的航班,比西伯利亞航空(S7)或俄羅斯航空(Aeroflot)都還方便,最後就決定坐韓航。首爾當地時間下午五點多就到了,辦好了轉機手續,就在仁川機場閒晃,想想兩個多月前才來韓國,仁川機場是圓形放射狀的停機坪,乾淨整齊又明亮,我們的桃園機場整修好久都還沒弄好,回國都覺得顏面無光(XD)。

不過我實在是太早到了(不知道當初定票的時候再想什麼),只好在機場找個空位,預講要上台報告的內容,一直到陳老師和 H 君晚上最末班飛機。陳老師邀我一起去住航空公司送的一晚過境旅館,到了之後一直沒辦法碰面,手機簡訊傳很久,最後才發現他們也必須要出境到機場外的過境旅館,我又已經 check-in 完畢,只能無奈的繼續睡在機場。

Continue reading “俄國遠東之旅(二)啟程"

[GIS] 開放的圖資整理

如果你的研究或是工作上需要一些地理資訊系統的圖資,這裡整理了一些開放自由取得的網址可參考:

I. 全球/國家尺度:

  1. GADM (Global administrative areas),包含 ESRI shapefile, ESRI geodatabase, R (SpatialPolygonsDataframe,請參考 R spatial projects)等不同的格式,這個在繪製區域性的地圖時要標明國家很好用,GADM 提供的都是向量的資料。
  2. DIVA-GIS gdata (geographical data),包含行政區(administrative area,裡頭也有國界、省界、縣市等)、河流水域(inland water)、道路、鐵路、海拔、土地利用(land cover)、地名索引(gazetteer,包含地名及座標)等, 實際下載了一些臺灣的資料來看,有些還是需要檢查一下,像是鐵路看起來就有點怪。除了海拔、土地利用等是 grid raster 資料外,其餘的都是向量的資料。
  3. Natural Earth Data (NED),這個是北美地圖資訊學會(NACIS, North American Cartographical Information Society)所製作的。包括了自然地形、人文等大比例尺的地圖集(1:50,000,000/1:10,000,000/),如果你需要製作高品質的精美地圖,我會推薦用這裡的圖資,NED 有提供 raster (geotiff)/vector (shapefile) 圖資。另一個好處是 NED 也有 github 專案頁面,可以追蹤他們提供的更新,也可以直接用 git 取出一份到自己的電腦上。

II. 臺灣的圖資

臺灣的圖資主要是國土測繪中心提供(更新:目前國土資訊服務平台試圖整合全臺灣各部會所提供的圖資,可以在 http://tgos.nat.gov.tw/tgos/Web/TGOS_Home.aspx 下載或線上瀏覽,不過不是這麼好操作就是了),目前有開放的 WMS, WMTS 等格式的圖資,可以直接透過 QGIS 或是 ArcGIS 去載入資料,國土測繪中心提供了 1/5,000  地形圖、正射影像圖、段藉圖、村里界等資料。此外中研院也提供了臺灣百年地圖(http://gis.sinica.edu.tw/tileserver/)的 WMTS 圖資服務,包含臺灣堡圖、1/50,000 臺灣地形圖、經建版地形圖等。交通部運輸研究所(http://www.iot.gov.tw/ct.asp?xItem=154948&ctNode=1091)則是提供了縣市、鄉鎮村里界以及河流的 shapefile 及 mif 兩種格式的檔案。

俄國遠東之旅(一)行前準備

        去年(2012)參加了兩次研討會,年中去了一趟國際植群學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Vegetation Science)辦在韓國木浦(Mokpo)的研討會,遇到俄國大叔 Pavel Krestov(他也是俄國植物園的主任),他力邀我參加秋天在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舉辦的研討會,主題則是東亞的植物相與植群組成。雖然說這幾年在外闖蕩,練就了一些準備研討會和自助出國的功力,不過這次去的俄國遠東地區對我來說算是十分陌生的區域,尤其俄文又是另外一個語系,出發前除了把簽證住宿等必要事項準備好之外,也順便惡補了俄文所採用的希里爾(Cyrillic)字母。

Continue reading “俄國遠東之旅(一)行前準備"

語言學習—使用線上字彙卡記憶

自從去年在俄國遠東地區看植物爬山參加研討會回來之後,發現俄國很多地方真的很不錯,森林類型和天然的地景都是很吸引我的地方,所以回來後這一年來都在學俄文(好想去勘察加和庫頁島、西伯利亞看針葉林和 Betula, Larix 森林!),雖然上了許多課,不過當開始熟悉文法之後,練習寫文章時,才發現單字的累積是很重要的。隨著年歲的增長,記憶力和專注力就不如以前了(以前可是上完課單字全部都記起來了,根本沒在背單字 XD),直到老婆 Света 介紹了 quizlet (一個線上字彙卡網站),才發現真的非常好用!好的工具加上毅力,讓我每次考試都考一百分了(星爺梗)!

提到「字彙卡(flashcard)」就想起以前國中的時候,班上許多同學都會寫字彙卡,正面寫英文單字,背面寫中文解釋,帶著這些卡片在空閒的時間背誦,好處是當你在看這張卡片的時候,整個人的專注力就集中在這個單字上,忘記了就翻到背面瞄一眼,同時自己也可以看著單字念出來,讓

使用方法非常簡單,網路上也可以搜尋到一些使用方法,所以這邊就不再像爸媽般碎念詳細說明每個步驟,只有重點的提示:

1. 建立

Quizlet 可以用單筆方式建立字彙卡(建立的時候,也可以搜尋有沒有其他人定義過這個字,有的話可以自動帶入),也可以使用批次匯入,或是線上去匯出別人已經建好的字彙卡等。跟土法煉鋼自己學語言做卡片的方式不同點就是 Quizlet 融合了社群的功能,你可以參與某些課程,或是一個小組編輯同個字彙卡(還沒測試過是否可以協同編輯?),讓語言學習變成群體作戰,互相交流學習。還有一個功能是標重音,當你在輸入(要先定義好是哪種語言)時,螢幕就會出現該語言的重音符號鍵盤,就可以直接點選輸入,省得再去找特殊符號輸入。最後,Quizlet 也提供了插入圖片的功能,但是免費的會員只能從 flickr 上開放 creative commons 授權的圖片可以插入,至於如果你要手動插入自己的圖片,就得要付費升級了(另外一個小撇步就是去申請 flickr 的會員(目前免費會員空間有 1TB),輸入關鍵字,再用 Quizlet 的插入圖片搜尋即可 XD)

quizlet flashcard mode

quizlet accent keyboard

2. 學習

Quizlet 的學習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個部分就是傳統的顯示定義(字彙卡背面),讓你自己拼出單字(字彙卡正面)的方式(也可以正反互翻);第二個則是拼音模式,念出你要記誦的語言,讓你自己輸入單字,如果你輸入上有錯誤,Quizlet speller 會將你錯誤的字母標出來,並把正確的訂正回去,再把每個字母唸一次,最後再把這個字唸一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h0YfW4tWQ0&feature=youtu.be (似乎沒有錄到音,請見諒)

Screen Shot 2013-10-22 at 4.10.52 PM

3. 測驗

這個部分可以像出考卷一般,有拼字填空、連連看、選擇、true/false 等,練習過後加深印象,單字比較不容易忘記。

4. 輸出字彙表

這個功能我很喜歡,可以把一個單元的單字全部整理成字彙表或索引卡直接印出來,不解釋,直接看圖就知道了:

quizlet print

最後,quizlet 也有為行動版裝置開發 app,android & ios 都有,因為最近剛升級成爸爸,幾乎沒有什麼時間坐下來好好背單字,所以我幾乎都利用零散時間背單字,像是坐公車捷運的時候用 quizlet app 來背誦和測驗,每天累積幾個字,久了字彙量就會變多!

延伸閱讀:

輕輕鬆鬆背單字(1):Quizlet基本使用

Quizlet tutorial video

線上文獻引用樣式語言(citation style language)編輯器

前言

每個研究生都會碰到文獻管理及引用的問題,不同的期刊會有不同的引用文獻的格式,光是這點就十分麻煩,寫文章花在「喬」格式的時間就令人想要問候人家老師一下。如果投了某期刊被退稿,換另外一家期刊,就要整個大改。有些人索性全部用手動的方式插入文獻,但是這也太累了,不如用聰明一點的方式來做,省下來的時間拿來睡覺或是出去玩都很好 XD,所以這邊就來介紹一下如何用最省時間的方式來引用插入文獻,並且依照期刊的規範來格式化並排版參考文獻。

這邊要介紹的 CSL(citation style language; 引用文獻樣式語言) 最早是 Bruce D’Arcus 在 OpenOffice.org 中 CiteProc 子專案所發展出來的 XML 語言,目前 Zotero, Mendeley 以及 Papers 等書目文獻管理軟體都有支援 CSL 。但是要從無到有寫出你想要的 CSL 檔案,會花上許多時間,所以有人用 html5 寫出了 citation style 的編輯器(URL 為 http://editor.citationstyle.org/),除了可以直接從 XML 語法編輯外,它還支援幕前所見即所得的編輯。當你的文獻管理軟體搜尋不到相對應的期刊文獻格式時,CSL editor 可以幫你判斷你輸入最接近的格式,之後再直接根據最接近的引用文獻格式修改即可。

Continue reading “線上文獻引用樣式語言(citation style language)編輯器"

閩東馬祖之旅(一)北竿

后澳聚落
圖一、后澳聚落,交叉排列砌法

這兩年多來因為支援燕鷗保護區的計畫而有機會在馬祖列島中的一些離島調查,不只是在保護區的調查能看到一些特別的植物與稀有的鳥種, 還能在四鄉五島間看到許多傳統的閩東建築、自然的沙灘、礁岩與寬闊的海景,經過這幾次造訪後,我深深愛上了這個國境最北端的列島。但馬祖在東北季風盛行的時候,常常被霧鎖而關島(當地人都會開玩笑說,來馬祖幸運的話,都可以獲得「關島數日遊」),但這個天然的條件卻像是個天然防護罩(當然軍事管制也是另外一個防護),保存了許多自然景觀。五月初保護區調查完之後,想說每次都去工作這次純粹散步旅遊行程好了,但天氣一直都很不穩定,直到確認六月初和鳥會的家燕調查行程後,才買了機票、訂民宿把行程規劃好。

Continue reading “閩東馬祖之旅(一)北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