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真的沒有扁柏分布嗎 (2)?

“To do science is to search for repeated patterns, not simply to accumulate facts, and to do the science of geographical ecology is to search for patterns of plant and animal life that can be put on a map"

Robert H. MacArthur, in Geographical Ecology — patterns in the distribution of species

上一篇沒預料到會產生一些波瀾,新聞記者及一些鄉民只在乎一個肯定或否定的是非二元論答案,硬要拿我寫的文章來斷定台東有無扁柏分布,我只能說「There is no spoon」去驗證臺灣扁柏是否有在台東分布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聊一下物種的分布及資料上如何驗證。在此我也跟楊老師致歉,我應該要把文章講清楚一些。

關於物種的分布這回事,先謝謝陳育賢的回應和註記,但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分布現象(當然漂流木是另外一回事)和限制的環境因子?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描述性的文獻僅能做參考用(像是柳榗1966,1960年代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的森林資源調查文獻等),若使用物種分布模型的結果來解釋,台東雖然是有部分點位有中低度機率分布,但不表示實際上真的有分布,請特別要注意的是:物種分布模型的結果只是「潛在分布機率」,並不代表實際上有出現,舉個例子來說,我曾經使用臺灣山毛櫸(Fagus hayatae)的實際分布點位做分析,去預測其分布在東亞的機率,結果除了臺灣東北部具有高機率值分布外,韓國的濟州島(Jeju island)和日本的屋久島(Yakushima island)也有較高機率值的潛在分布,但從歷史及標本紀錄來看,這兩個島沒有臺灣山毛櫸分布,但是為什麼潛在分布的機率值這麼高?諸如此類的問題其實非常多。我在那次研討會的推論(其實只算是猜測),是因為濟州島和屋久島的都是雨量較多,又有類似臺灣的雲霧帶森林,和臺灣山毛櫸分布的地方環境或氣候很類似,所以使用物種分布模型預測會有這樣的結果。但為什麼產在中國的兩個變種巴山水青崗和浙江水青崗卻也在相對雨量比臺灣少很多的四川、浙江、安徽一帶也有生長呢?是不是臺灣水青崗的生態棲位(ecological niche)比較廣,但實際分布卻受到歷史(冰河)、競爭、播遷產生現在的間斷分布?有興趣的人可在讀 Jane Elith et al (2009) 寫的一篇文章 [2]

回到紅檜扁柏的分布,因為有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的資料指出有扁柏,但是植群圖調查點位沒有,這對我來說滿疑惑的(我有跟著植群計劃調查過,對物種辨識結果的信賴度還滿高的)。到底這些分布在南界的點位是否為真?所以我才使用植群計劃的物種記錄點位做測試,隨機取樣 90% 做模式訓練,10% 做 cross-validation,重複 100 次取平均值。接下來拿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的資料做非統計上的驗證(也就是拿記錄到臺灣扁柏的點位套在潛在機率分布圖),除去屏東高雄邊界的分布,在臺東卑南溪上游(也就是卑南主山、玉留山、尖石山、呂里山、白松山圍繞這一帶)有一些較低機率值的潛在分布,而這邊也有一點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的扁柏記錄(圖號及樣區編號為 95192120, 179),每木調查資料中有臺灣扁柏也有臺灣紅檜,所以我覺得倒是滿有可能的,因為大武山屏東臺東交界在第三次森林資源調查中也是有臺灣扁柏的記錄。但仍有些不確定性,例如我自己做過許多野外調查,有時候也會發現辨識錯誤(像是相近的香楠(Machilus zuihoensis)和紅楠(M. thunbergii)、菲律賓榕(Ficus ampelas)和澀葉榕(F. irisana))或手殘記錄有誤,這些只能靠後續分析資料在資料整理及野外經驗來輔助判斷。因為我不知道臺灣扁柏和紅檜他們分布界線的分界,所以單就資料只能做出這樣的推論:臺東曾有臺灣扁柏的歷史紀錄,但近年來的資料顯示則無,但物種分布模型預測指出臺東有較低的潛在分布機率值。至於為什麼有這樣的 pattern ? 為什麼以前有出現的紀錄現在附近的點位沒記錄到此物種?則需要進一步調查及分析(當然鄉民們可能只對前面臺東有無扁柏有興趣,但我是對後面比較有興趣啦)。

延伸閱讀:

[1] MacArthur, R. H. (1972). Geographical Ecology—patterns in the distribution of specie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 Elith, J., & Leathwick, J. R. (2009). Species Distribution Models: Ecological Explanation and Prediction Across Space and Time. Annual Review of Ecology, Evolution and Systematics, 40(1), 677–697. doi:10.1146/annurev.ecolsys.110308.120159

廣告
Posted in 未分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